紀實首頁 > 警事 > 紀實
文物大盜落網記
——湖北隨州特大盜掘古墓、倒賣文物案偵破紀實
2015-11-30 11:34 | 來源:啄木鳥 | 作者:東湖落雁

編者按:

  這是一起由公安部督辦的特大盜掘古墓、倒賣文物案。三個既相對獨立又緊密聯系的文物犯罪團伙,犯罪活動專業化、鏈條化,盜墓、文物轉運、收藏、倒賣一條龍作業,犯罪嫌疑人涉及九省二十多個地市,非法交易額超億元。

  湖北隨州警方共抓獲犯罪嫌疑人三十多人,追繳和凍結涉案資金一千二百余萬元,扣押涉案車輛七輛,收繳文物一百五十一組一百九十八件,其中,國家一級文物八件、二級文物二十六組三十六件、三級文物七十一組一百零四件、一般文物四十六組五十件。文物數量之多、規格之高,連國家文物局的專家組都驚嘆不已!國家一級、二級文物為國寶,價值無法估量,據估算,僅三級文物市場價就達億元以上。收繳文物中有一件帶銘文的青銅鼎,為曾侯寶用,比著名的曾侯乙編鐘還早三百年,填補了歷史研究的空白。

  楔子

  湖北隨州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城,被譽為“炎帝神農故里,編鐘古樂之鄉”。近幾十年來,隨州出土了大量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器,因此隨州也被稱作“青銅器之鄉”。

  在隨州郊外,呈扇形分布著擂鼓墩、葉家山和義地崗等多個古墓葬群,現為國家級和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區。據考證,那里是春秋戰國時期曾國(今隨州、棗陽一帶)的王侯、貴族墓葬區。

  1978,隨州吸引了世界的目光。在隨州擂鼓墩發現了一座距今兩千四百多年的古墓,即曾侯乙墓。墓葬規模之大,隨葬品數量之多、制作之精、保存之完整,極其罕見。共出土青銅禮器、樂器、兵器,以及金器、玉器、車馬器、漆木竹器、竹簡等文物多達一萬五千余件,有許多造型奇特、工藝精湛的青銅器,是前所未見的珍品,其中九件文物被定為國寶。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曾侯乙墓發掘出了一套大型編鐘,共六十五件,為青銅鑄造,總重量達2567公斤,全長十米,2.73,上下三層,編鐘由六個佩劍的青銅武士和八根圓柱承托,氣勢宏大。更讓人驚奇的是,這套編鐘埋藏在地下兩千四百多年,出土后仍音色優美,音域宏廣,古今樂曲都能演奏。只要準確地敲擊鐘上標音的位置,它就能發出合乎一定頻率的樂音。曾侯乙編鐘中的每只鐘都可以發出兩個不同的樂音,整套編鐘能奏出現代鋼琴上所有黑白鍵的音響。這套編鐘的定音頻率為256.4,與現代鋼琴上的中央“C”頻率幾乎完全相同。音域可以達到五個八度,音階結構接近于現代的C大調七聲音階。

  曾侯乙墓中還發掘出了編磬、鼓、瑟、琴、笙、簫、笛等種類繁多的樂器。編鐘上標有“曾侯乙作”以及和音樂有關的銘文兩千八百多字。遠在兩千四百多年以前的公元前433,我國的音樂文化和鑄造技術已經發展到相當高的水平,比歐洲十二平均律的鍵盤樂器的出現還要早將近兩千年。

  1997年慶祝香港回歸時,著名音樂家譚盾將曾侯乙編鐘搬上現代舞臺,十二名樂手敲擊編鐘,演奏了交響曲《1997:天·地·人》輝煌的樂章。2008,譚盾以湖北曾侯乙編鐘的原聲與玉磬的聲音融合,創作了北京奧運會、殘奧會頒獎儀式音樂,形成“金玉齊聲”、“金聲玉振”的音樂效果,讓全世界再次感受到編鐘音樂的神奇和美妙。

  擂鼓墩曾侯乙墓的發掘震驚了全國、震驚了世界。曾侯乙編鐘被譽為“世界奇觀中獨一無二的珍寶”、“古代世界的第八大奇跡”。繼曾侯乙一號墓發掘不久,1981年又發掘了擂鼓墩二號墓,再次出土了成套大型編鐘,使擂鼓墩聞名遐邇。擂鼓墩被確定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區,已探明的春秋戰國時期古墓有兩百多座。

  2011,湖北隨州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湖北省文物局考古隊對隨州葉家山古墓群進行發掘,中央電視臺、鳳凰衛視對發掘進行了現場直播。經過考古工作者四個多月的艱苦工作,共清理墓葬六十五座和車馬坑一座,出土陶器、青銅器、瓷器、漆木器、玉石等各類文物七百三十九件套,其中青銅器三百二十五件。最為重要的是,在多座墓葬的青銅器上刻有“曾侯”和“曾侯簡”等銘文四百余字,比已知的曾侯乙墓要早五百余年。同時還發現了四件原始青瓷,這是湖北乃至長江流域發現的最早的原始青瓷。這次發掘對西周歷史研究是一個重大突破,“地書”(即出土文物)證實曾國在歷史上存在了大約七百年。隨州葉家山古墓群考古發掘先后獲評“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學論壇2011年中國考古新發現”、“201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112月至20124,湖北省文物局考古隊對隨州義地崗古墓群進行勘探,發現大小古墓葬五十余座,大多為東周時期的土坑墓,另有少量東漢磚室墓,墓葬群保存較為完好。近年來這里出土了一些帶“曾”字或“曾侯”銘文的青銅器,考古專家認為義地崗同擂鼓墩、葉家山一樣,都是曾侯貴族公墓。由于義地崗古墓群發現較晚,周圍有民房,規劃施工工地較多,文物管理部門對已發現的接近計劃施工區域的古墓葬及一些晚期墓葬,將按照程序申報考古發掘。隨州葉家山古墓群和義地崗古墓群都被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區。

隨州地下埋藏著無數寶藏,成為一個十足的地下博物館。近年來,在修公路、建房屋等施工動土時,不時挖到古墓,農民刨土時,有時也會挖到青銅器。隨著大量文物的出土,特別是通過報紙、電視、廣播、網絡等媒體的報道,隨州文物名揚天下。由此不可避免地,隨州也吸引了全國各地盜墓賊和文物販子的目光,一批又一批盜墓賊帶著“洛陽鏟”等盜墓工具來到隨州,對古墓進行瘋狂盜掘。

  一場盜墓與反盜墓的斗爭隨之展開。

  古墓魅影

  2011814,農歷七月十五。這一天是中元節,也稱鬼節,是中國傳統祭祖的節日之一。

  傍晚時分,地處隨州市郊的義地崗村村民們有的來到房前屋后,有的走到荒郊野外,燒紙錢、燃蠟燭、放河燈,以這種方式祭奠先人、懷念親人、祈福未來。時值七月半,月亮應該很圓很大,但這一天是多云轉陰,月亮在天空只露了一會兒臉,就被滿天的烏云遮擋,不見了蹤影。

  夜幕下,隨州城里萬家燈火,但城郊野地里卻是一片漆黑。晚上十時許,村民們都已關門閉戶,關燈熄火,早早入睡了。沒有月光,也沒有燈光,義地崗古墓群顯得靜謐而詭異。因為是鬼節,人們燒完紙,祭了祖,沒有特別重要的事,夜晚一般都不出門。

  夜色中,兩輛越野車一前一后沿著偏僻的季仕梁路向義地崗村駛去。幾行車燈劃破了夜幕,顯得格外刺眼。汽車繞過義地崗村,引來幾聲犬吠,但沒有引起村民的注意。越野車又往前開了幾百米,最后在義地崗古墓群附近的土路上停了下來。

  “到了,車不能往前開了,就停這里。”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男子說,“前面就是墓地了。大家就在這里下車,拿好工具,走過去。”這名男子是隨州本地口音,顯然他是帶路人。

  駕車的男子對后面的人說:“俺們幾個人先把工具拿過去,按照白天做的記號先探,探好后再挖。這個村里的狗特別多,也很厲害,大家動作要快,盡量不要用礦工燈,免得把巡查人員引來。你們幾個人分頭到前面路口去放哨,有什么情況,打俺們的電話。”這名男子是山東口音,他似乎是個領頭的。

  山東人拉開車門,跳下車來,前后兩車的人也都跟著他下了車。他們一共有十多人。隨州人指了指左邊的一片荒地,對前面一輛車里下來的人說:“你們幾個探這邊。”又指了指右邊的高粱地,對后面一輛車里下來的人說,“你們幾個探那邊。探到墓后再一起挖。行動一定要快,要趕在天亮前收工。”

  這伙人都穿著民工們最常穿的迷彩服,他們背著背包,頭戴礦工燈,手拿洋鎬、十字鎬、鐵釬、鐵鍬、“洛陽鏟”、繩索、絞盤等工具,像鬼魅一般消失在一片漆黑的野地里。他們的腳步聲驚飛了幾只小鳥,驚動了幾只青蛙在田間跳躍。

  不一會兒,田野里出現了星星點點的燈光,接著傳來“咚咚”的挖地聲。挖掘的聲音打破了夜晚的寧靜,引來村里的狗一陣一陣地狂吠。

  這是一伙盜墓賊,他們對義地崗古墓文物覬覦已久,經過精心策劃和準備,在此前詳細打探的基礎上,選擇在鬼節這天夜里,利用人們不愿出門的心理,對古墓進行瘋狂盜掘……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幾位早起的村民發現田間地頭出現了大量新土,想起昨夜的陣陣狗吠,估計是盜墓賊來了,就向村里負責看護義地崗古墓群的村民報告。

  村民們知道這里是他們曾國祖先的墓地,他們有責任有義務看護好它。此前不久,一位姓郭的村民在翻耕土地時,意外挖出了一只二十多公斤重的青銅編鐘。一個文物販子聽說后,要以二十萬元的價格從他手里收購編鐘,被該村民當場拒絕。他當即聯系隨州市博物館,將編鐘上交。這位村民說:“出土文物是國家財產,違法的事情我不做,上繳國家是我應盡的義務。”

  負責看護義地崗古墓群的村民得到消息后連忙前往巡查,發現一處古墓旁邊有一個被樹枝掩蓋的探測井。他常年負責古墓保護工作,有些經驗,馬上確定是有人來盜墓了??醋o人員將這一情況匯報給隨州市文體局,文體局立即派人與他一起到古墓群仔細查看,在探測井附近的地里發現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坑,有的是“洛陽鏟”挖的圓形探洞,有的是幾米深的方形坑。

  隨州市公安局接到報警電話,立即指派曾都分局和東城街派出所民警趕往現場,發現在一處較大的坑旁邊散落著編織袋、礦泉水瓶和煙頭。

  義地崗古墓群在隨州市曾都區東城辦事處轄區,面積約十八萬平方米,古墓分散在文峰塔社區等幾個村落的荒郊野外。由于時間久遠,許多古墓既無土堆,又無明顯標志,有的還疊壓在村民的耕地、菜園,甚至是民房下面,保護起來十分困難。隨州當地文物保護部門加大了古墓監護力度,組建專業的巡邏隊,還和當地群眾簽訂協議,請他們協助保護,同時,在重點地段或古墓群附近安裝視頻監控。但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義地崗古墓早已被一些盜墓賊盯上了。近年來,一批盜墓賊在這里落網。

當地一位負責文物保護的工作人員說:“受暴利驅使,一些文物犯罪分子一旦瞄上了古墓,就像老貓枕咸魚,會日夜睡不著覺,遲早要下手。那些盯上了義地崗古墓的盜墓賊有本地的,也有從全國各地來的。這些人來了就在隨州住下,他們裝扮成游客、農民工、拾荒人員,白天在墓地周圍轉,瞅準了,晚上就帶著工具出動,盜挖古墓。特別是一些外地來的盜墓賊,他們工具先進,技術較高,兩三個小時就能挖開古墓,讓我們防不勝防。”

  2010915,義地崗東周古墓群遭盜挖,文物保護人員聞訊趕來試圖阻止,竟遭遇盜墓賊襲擊,兩名文物保護人員被打傷。20114月以來,義地崗古墓群多次發生盜挖案件,714日深夜,犯罪分子竟采用爆破方式盜墓,氣焰十分囂張。

  這次的盜墓案發生在中元節。中元節本是人們對先祖和去世親人進行祭奠的日子,目的是讓逝者安息,活著的人心靈得到慰藉。然而,這一天,沉睡在地下兩千四百多年的曾國先人被盜墓賊以這種野蠻的方式侵擾。

  端掉“一鍋子”

  兩周后的828,就在隨州警方對中元節古墓盜掘案開展調查時,民警又接到群眾報案,義地崗古墓群于827日夜間再次被盜掘。

  隨州市公安局曾都分局刑警和當地文物專家到被盜掘的古墓現場勘查?,F場有一個深不見底的盜洞,周圍有從古墓里挖出的五色土和從青銅器上脫落的銅銹。五色土是青銅器在土壤里經過漫長時間的氧化形成的土壤顏色,考古工作者可以通過五色土的顏色和走向判斷古墓的準確位置,有經驗的盜墓賊也據此來尋找古墓。專家們根據現場情況推測,盜墓賊已打開古墓,盜走了數量巨大的青銅器。

  這是什么人干的?他們究竟盜走了什么文物?會不會從地底下偷走了類似編鐘這樣的無價之寶呢?現在,還不得而知。

  尋找古墓是一個技術含量相對較高的活兒。從警方破獲的幾起盜墓案來看,盜墓團伙成員中至少有一到兩個“專業技術人員”。據一些報道稱,盜墓訣竅有些類似于中醫診療手法,即“望、聞、問、切”。

  “望”即看風水。經驗豐富的盜墓賊大多擅長風水之術,每到一處必先察看地勢。由于古人迷信風水,因而多數古墓都建在“風水寶地”上,如依山面水之處,尤其是古河道的拐彎處,必然是墓葬聚集之地。此外,墓葬周圍的草木甚至泥土,都是盜墓賊作出判斷的重要依據。比如,有古墓的地方,由于泥土曾被翻掘和踩踏,莊稼的長勢會比旁邊的差一些。

  “聞”即聞氣味,依照氣味的不同來分辨某處是否有墓葬。如秦漢時期的墓葬中常被灌注水銀和朱砂用于防腐;而唐宋之后的墓葬墻壁上通常涂抹有青膏泥。這些特殊物質散發的氣味,一般人難以察覺,而盜墓賊總能敏銳地辨別。“聞”的另一層含義為聽聲音。一般的大型古墓,一旦受到較大震動如打雷時,就能向地表傳出不同于別處的聲響。

  “問”就是踩點。盜墓賊一般都能說會道,尤其善于與老人談古論今。每到一處,他們便會以算命先生或風水先生的身份,拜訪當地的老人,通過交談,從當地傳說中獲取有關古墓的信息。有時他們也會通過當地史志搜羅信息。

  “切”,是最為重要的環節,一是指發現古墓后,根據地勢等情況,準確地找好打洞方位,以最短的距離進入墓穴;二是打開墓中棺槨后,沒有遺漏地摸取死者身上的寶物;三是觸摸到文物后,即能判斷其為哪個朝代的文物、價值幾何等。

  有時,盜墓賊會用“探寶儀”。只要是金銀銅鐵等金屬在地下,“探寶儀”就會根據不同的金屬發出不同的報警聲。盜墓賊找到古墓后,一般會用“洛陽鏟”在墓葬周圍密集式“扎針”,以確定古墓的長度和寬度,并根據“扎針”取上來的土判斷該墓是哪個朝代的,是平民墓還是貴族墓,是“生坑”還是“老盜”(已經被盜過的墓)。

  查看了盜墓賊在義地崗古墓群打的盜洞,專家們都認為這是一個膽大妄為的盜墓團伙,而且手法專業。

  隨州市公安局和曾都分局領導十分重視此案,當天成立偵破專班,正式啟動“8·28”盜掘古墓葬案偵破工作。偵破專班迅速采取了多種偵查措施,民警在開展現場勘查和走訪調查的同時,對以前發生和破獲的盜墓案件進行全面清理,對涉及盜墓和文物違法犯罪人員包括已打擊處理和未抓獲的人員進行重點調查,并廣泛發動群眾提供案件線索。市公安局專門向市委、市政府匯報,建議有關部門加強重點區域或重點部位的人防技防,由當地派出所組織保安、村民夜晚在古墓周圍巡邏,以防盜墓案件再次發生。

  民警在調查走訪時,據古墓看護人員回憶,他每天要巡查一次古墓群,上一次巡查時并未發現這個坑,這個坑應是盜墓賊幾個小時前才挖的。民警到附近村莊挨家挨戶走訪村民,義地崗古墓被盜的消息在村里已傳開。

  “昨夜聽到狗叫沒有?

  “狗叫了一夜,下半夜叫得最兇。我們還以為是盜牛賊來了呢,沒想到是盜古墓的。”幾位村民都這樣說。

“聽沒聽到爆破的聲音呢?

  “這次沒有聽到。以前曾經有過。”

  “最近有沒有看到什么陌生人到村里來?

  有一位村民反映,27日下午,在村子外邊停了一輛小汽車。那輛車肯定不是村里人的,義地崗村不大,誰家有什么車,村里人都知曉。那車也不像是村里人親戚的車,因為哪家來的親戚一般會把車停在哪家門口,而那輛車停在了村口。

  “那輛車是什么顏色?看沒看清牌照?

  在民警的提示下,村民回憶,那是輛黑色越野車,牌照上有一個“魯”字,牌號多少當時沒有在意。這條不起眼的線索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從公安部通報的全國盜掘古墓案來看,盜掘古墓犯罪呈團伙化、專業化、機動化、跨省作案、流竄作案的趨勢。犯罪團伙從打探查看古墓情況,到運送人員、盜掘工具,再到作案后逃離現場、轉移贓物,常常使用汽車、摩托車作為交通、運輸工具,高速機動。

  那輛山東牌照的越野車與盜墓團伙有沒有關系呢?會不會是犯罪團伙成員白天來觀察打探情況呢?當天,隨州市公安局正好布置“每周一查”行動,民警當即封住路口,在全城展開針對可疑車輛的大清查。

  傍晚,民警在隨州城區舜井大道水晶宮酒店附近發現了掛山東牌照的可疑車輛,車牌尾號為“391,車內有繩子、“洛陽鏟”等盜墓工具。警方經過深入調查,得知該車駕駛員是虞大軍,2011年以來曾多次和一伙山東人接觸。

  民警分析,那伙人可能就住在水晶宮酒店附近,立即決定擴大搜索范圍,對水晶宮酒店以及附近的恒昌大酒店、王婆時尚旅店的住宿旅客進行排查,發現水晶宮酒店、恒昌大酒店住有一些山東人。這伙人民工打扮,鞋子和衣服上還有新鮮的泥土。

  傍晚六時許,曾都公安分局調集警力展開行動,在水晶宮酒店、恒昌大酒店一舉將盜掘古墓嫌疑人許海防、榮若巨、王云榮、榮豐收等八人抓獲。這八人均為山東淄博人,民警沖進他們居住的客房時,他們正收拾行裝準備離開,房間里一片狼藉,有鐵鍬、十字鎬、“洛陽鏟”等工具。民警隨后在其客房和兩輛車上搜出了繩子、頭頂燈、迷彩服等,并從其背包內發現了青銅器殘片及兩件古玉器。

  初步審查后,這伙人交代了在隨州盜掘古墓的事實,并供出還有四名隨州本地人參與作案。這四名本地人沒有住旅店,作案后就逃走了。隨州警方之后在湖北襄陽、安陸展開行動,將參與盜墓的隨州本地人李斌、李建新等四人抓獲歸案。這伙盜墓賊交代了在隨州幾次盜掘古墓的情況。

  20114,犯罪嫌疑人李建新策劃在隨州盜墓,因對隨州古墓情況不熟,經人介紹認識了李斌、虞大軍等人。幾個人一拍即合,決定對義地崗古墓下手。李建新又邀來山東人許海防、榮豐收等四人。清明節前后,他們趁人們掃墓祭祖之機,連續三天晚上對義地崗一座古墓進行盜挖,盜走數件青銅器文物。這批文物出手后,他們獲贓款十二萬元,李斌、虞大軍等幾名本地人分得七萬元,榮豐收等幾名山東人分得五萬元。

  814日晚,李建新、李斌、虞大軍、許海防、榮若巨等七人再次聚集隨州,趁七月十五鬼節人們晚上不出門之機,前往義地崗對一座古墓進行盜掘,挖出幾件青銅器。盜得的文物于次日以六十萬元的價格賣掉,李斌、李建新等本地人分得四十一萬元,許海防、榮若巨等山東人分得十九萬元。

  826日晚,在李建新的安排下,虞大軍、李斌等開車與許海防、榮若巨、榮豐收等七名山東人再次到義地崗盜掘古墓。李斌、虞大軍、皮斌等人事先到古墓群進行探測,選準一座古墓,晚上由許海防、榮若巨、榮豐收等七名山東人進行盜掘,李斌、虞大軍、皮斌等人分頭到現場外圍放哨。他們挖到凌晨三點鐘,因沒有挖到墓底,盜墓未果。見天快亮了,他們隱藏洞口,清理現場,收工離開。27日晚,這伙人再次來到義地崗,在原來的基礎上繼續深挖,至凌晨三點鐘左右,挖出七件青銅器文物。28,李建新、虞大軍等人將盜得的文物賣掉,獲定金五十萬元。

  這伙人盜取了一些什么樣的文物?他們說是“挖出了一些破銅爛鐵,主要是一些青銅器”。至于是些什么樣的青銅器,也只能描述個大概的形狀,這些青銅器具體叫什么名稱,是青銅鼎還是青銅簋,等等,他們確實不知道。

  盜墓是一個古老的犯罪職業,盜墓賊在一個鍋里吃飯,被稱作“一鍋子”。隨州市公安局經過偵查,破獲義地崗古墓系列盜掘案,一舉抓獲十二名盜墓賊,可以說成功地端掉了“一鍋子”。然而,專班民警對這伙人的住地和租住的酒店客房反復搜查,只發現了藏于背包內的青銅器殘片及兩件玉器,沒有發現其他被盜文物。

  據這伙盜墓賊交代,他們幾次盜墓共挖出了二十件青銅器,許多青銅器他們以前從沒有見過,更不知道叫什么名稱,只知道28日挖出的文物中有青銅鼎什么的。那只青銅鼎以及其他文物出土后當天就被一個外號叫“小胖子”的山東人收購走了。

28日那天,李建新、李斌、虞大軍、許海防等人盜墓得手后,就給“小胖子”打電話,“小胖子”帶著一個人前往水晶宮酒店跟他們見面。“小胖子”看了他們盜得的青銅鼎等七件文物后,對那個青銅鼎愛不釋手,最后決定將七件文物一起打包收購。

  之后雙方談妥以二百萬元成交。當天下午四時,“小胖子”先支付了五十萬元,將青銅鼎等七件文物一起拿走了。也就是說,“小胖子”在警方晚上六時采取行動之前的兩個小時,就帶著青銅鼎等文物離開了酒店。

  盜墓賊交代的那只青銅鼎引起警方和文物部門的高度重視。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黃鳳春一直在研究青銅器文物,曾帶隊負責對隨州葉家山古墓群的發掘和義地崗古墓群的探測工作。他說:“在商周時期,禮制和墓葬制度十分嚴格。青銅器既是人們生產生活的工具,也是一種重要的禮器。青銅鼎當初本是一種用來烹食的器皿,之后發展成了一種祭祀禮器。”據傳大禹建立夏朝之后,用天下九牧所貢之金屬鑄成九鼎,象征九州。于是之后才有“問鼎”之說。商王制司母戊鼎是為了紀念他的母親,也為祭祀之用。鼎成了王權的象征,君九鼎,諸侯七鼎,大夫五鼎,士三鼎或一鼎。貴族墓葬也遵循這一制度。如果在古墓中發現了青銅鼎,就基本能判斷這是一座貴族墓。

  根據幾名盜墓賊的描述,他們在義地崗古墓挖出的是一只三足雙耳的青銅鼎,至于那是一座什么人的墓,出土的究竟是一只什么樣的鼎,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只懂得挖墓,對文物不是很精通?,F在,盜墓賊從古墓中挖出的青銅鼎等二十件文物都流向了“小胖子”那里,為了找到這批文物,必須先找到“小胖子”。

  南派三叔的小說《盜墓筆記》中的盜墓高手外號叫“胖子”,“胖子”真名叫什么,作者沒有寫,可能認為名字不是很重要,而讀者呢,只知道他叫“胖子”就夠了。在隨州古墓盜掘案中的那個“小胖子”姓甚名誰、住在哪里,這伙盜墓賊也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小胖子”是山東人,年齡在三十歲到四十歲之間,中等個子,山東口音,而且人如其名,的確是個胖子。他們跟“小胖子”唯一的聯系方式是一個手機號碼,但現在這部手機已關機。經查,這是一個沒有實名登記的號碼。

  偵破專班對“小胖子”進行了大量的調查工作,但一直沒有結果。幾個月過去了,8·28”盜掘古墓葬案件進入起訴環節,可是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收購這批被盜文物的“小胖子”一直在逃,涉案文物一直未被追回。

  追蹤“小胖子”

  俗話說:亂世黃金,盛世收藏。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口袋里的閑錢越來越多,收藏熱不斷升溫。特別是近年來,《鑒寶》、《尋寶》等電視節目的播出,文物拍賣價格的飆升,激起了人們對財富的狂熱夢想。于是,盜墓這一古老的犯罪有愈演愈烈之勢。天下有多少盜墓賊?網上有的說有一萬人,有的說有十萬人,沒有確切的數字,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哪里有古墓,哪里就有盜墓賊。

  2011511,公安部、國家文物局在陜西省西安市召開會議,部署北京、河北、山西、內蒙古、江蘇、安徽、江西、山東、河南、湖北、湖南、四川、陜西、甘肅、寧夏、青海、新疆等十七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機關和文物部門開展為期八個月的“2011打擊文物犯罪專項行動”。會議通報了全國文物安全形勢,文物犯罪近年來呈現高發態勢,特別是盜掘古墓葬犯罪突出;而大量的田野文物范圍廣,防盜難度大,往往防不勝防。從全國來看,各地古墓保護措施一般是組建專業的巡邏隊,在重點地段或古墓群附近安裝視頻監控,與當地群眾簽訂協議,給一點兒報酬,由他們協管。多維度的保護模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抓獲或驅散過一些犯罪嫌疑人,但在暴利驅使下,目前的保護機制顯得十分脆弱??醋o人員不足或無人看護,給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機。此外,《刑法修正案()》取消了對盜掘古墓葬犯罪的死刑后,一些古墓葬包括歷代皇家陵墓越來越多地成為犯罪分子的侵害目標。

  201139,河北省蔚縣南安寺塔地宮被盜(該塔始建于北魏時期,于遼代重建,2001年被國務院批準列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164,陜西省寶雞市鳳翔縣雍城秦公六號陵園被盜(該陵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9年以來,新疆策勒縣達瑪溝佛教遺址多次遭盜掘,毀壞嚴重……

  隨州是湖北乃至全國的文物大市,也由此成為盜墓賊眼里的肥肉,成為盜掘古墓葬等文物犯罪的重災區。

  “如果對盜墓團伙打擊不力,犯罪活動勢必更加猖獗。這次我們一定要下大決心,對盜掘古墓犯罪打準、打狠,打出隨州警方的聲威。”隨州市公安局領導統一思想。

  “8·28”盜掘古墓案發生后,隨州市公安局將案情逐級上報,公安部和湖北省公安廳高度重視,2011925,公安部將此案列為重大督辦案件。鑒于該案案情重大,涉案文物價值巨大,涉案人員抓捕難度大,201258,隨州市公安局主要領導決定,由市局組織成立“5·8”專案組直接偵辦。隨州市公安局局長傅義擔任專案組指揮長,隨州市公安局副局長蔡秀國任副指揮長,市局從刑偵、經偵、治安、禁毒、特警等部門抽調二十多名精兵強將充實專案組。

 局長傅義在專案組會議上指出:“辦理文物案件,追贓難度大、辦案成本高、牽涉精力多,我們要從大局著眼,站在對歷史負責、對老祖宗負責的高度來認識打擊文物犯罪的重要性,為隨州人民守好曾國的故都,守好祖先為我們留下的寶貴財富,不遺余力,迎難而上,努力把案件辦實辦大辦好,盡量為國家挽回損失。”傅義還對專案組提出“五堅持一嚴禁”的要求:堅持依法辦案,堅持高質量辦案,堅持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相統一,堅持遵守財務紀律,堅持案件集體研究,嚴禁徇私枉法。

  為防止泄密,同時為轉移盜掘、倒賣文物犯罪分子的視線,市局特地將該案命名為“5·8”禁毒專案,要求專案民警嚴格保密。民警張俊、熊國良、張軍、李義倫、孫韌等抽調到專案組工作后,單位其他民警見他們整天進進出出、忙忙碌碌,于是好奇地打聽,他們就敷衍說在破一個毒品大案。有的民警為了辦案,經常一兩個月出差在外,不能回家。民警家屬還以為是發生了什么事,便到公安局來詢問情況,甚至找局長要人。民警單位領導只好解釋說,是安排他們偵破毒品案件去了。

  為了破案,辦案民警惡補文物知識。一有時間,他們就到博物館看,到古墓現場看,到文物市場轉,上網查資料、查信息進行分析和研究。有的民警甚至對網上流行的盜墓小說如《盜墓筆記》、《鬼吹燈》等也進行研讀。幾個月下來,民警們幾乎都能隨手畫出隨州古墓分布方位圖,談起古代青銅器中的禮器、酒器、食器、兵器、樂器以及古代墓葬制度,也都頭頭是道。民警們說,他們面對的是一伙“盜墓專家”,破案工作要求民警必須成為“反盜墓專家”。

  現代盜墓團伙中很多人掌握了專業的考古知識,有的還運用現代化的儀器和先進技術進行盜墓,下手準確,行動快捷。據悉,現代盜墓團伙仍留傳著古代盜墓行當的文化,根據分工不同,盜墓行當有著不同的稱謂,如“掌眼”、“支鍋”、“腿子”、“下苦”等,盜掘、運輸、窩藏、銷贓等一條龍作業,都是由以上角色完成的。

  盜墓團伙的全班人馬叫“一鍋子”。“鍋”里的核心人物是“掌眼”,又被稱為大哥。“掌眼”掌握著大量文物信息,不僅有尋找古墓的本領,也有鑒別文物的能力,還有對文物的定價權。他們既可以是提供古墓線索的合作者,也可以是購買墓內文物的初級收購商。“掌眼”一般掌握著幾個“支鍋”,控制著盜墓及文物倒賣團伙,是盜墓活動的幕后推手。

  “支鍋”是每一次盜墓活動的負責人,也被圈兒里稱作小老板,類似于包工頭。盜墓前期投入的資金、設備,以及后期人手的工資都由他來籌措。挖出的文物如果沒有事先被“掌眼”或投資人買斷,就由“支鍋”處理。一單活兒干完,無論這一“坑”出貨還是沒出貨,價值高與低,“支鍋”都得向合作者支付事先談好的價錢。事成之后分紅,“支鍋”能分到兩份,其他人只能分到一份。

  “腿子”是盜墓活動中的技術人員,他們在盜墓過程中扮演著項目經理的角色,負責探尋墓地的具體位置,以及確定里面是否還有文物等。“支鍋”不在現場,“腿子”就有絕對的權威。

  在盜墓產業鏈中,最底層的是“下苦”。“下苦”多是農民工,從事挖掘工作。通常情況下,即使“支鍋”盜取一座古墓的利潤達到上千萬元,一個“下苦”也只能得到幾百元到幾千元的報酬。

  為了保證貨源,一個“支鍋”手里一般都控制著幾個以“腿子”為首的盜墓群體(“施工隊”),為了保證盜得的文物能快速出手交易,“支鍋”必須依靠“掌眼”定價或收購,有時幾名“支鍋”供養著一個“掌眼”。盜墓團伙就靠這種相互依存的合作關系生存。

  民警分析,在義地崗的幾起盜墓案中,文物出土后就被收購了,說明盜墓賊背后一定有一個完整的盜銷鏈條。試想,誰會這么快就知道文物出土的消息,并一次性支付幾十萬現金來購買這些文物呢?在“8·28”案件中,“小胖子”交付五十萬元定金后就把全部文物拿走了,說明他對出土文物有優先收購的特權,似乎充當了“支鍋”的角色。

  俗話說“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專案組反復分析案情,認為“小胖子”多次來到隨州,他不可能不留下信息和線索,至于在之前的工作中沒有查到他的蹤跡,還是調查工作做得不夠深入細致。專案組在前期偵查獲取的犯罪信息基礎上,對“小胖子”展開全方位追蹤。

  隨州與山東相隔七百多公里,“小胖子”來隨州后肯定要在隨州住下,專案組于是對全市賓館、旅店住宿信息進行篩查,尋找“男,三十五歲左右,山東口音,身高一米七,體形偏胖”特征的人,結果仍沒有發現嫌疑人。民警前往隨州各公路收費站,對進出隨州的山東牌照車輛進行排查,結果也沒有發現符合“小胖子”特征的嫌疑人。

  專案組進一步擴大調查范圍,對鐵路和民航的旅客信息進行篩查,重點對抓獲的十二名“8·28”盜墓團伙成員的出行情況進行調查,發現這伙人近年來經常結伴而行,頻繁往來于山東淄博、湖北隨州、河南洛陽、山西太原等城市之間,幾乎每次都有一個山東人和他們同一時間出行。專案組制作了一組此人的照片,打印出來,交給李建新、虞大軍、李斌、許海防、榮若巨、榮豐收等人辨認,證實他就是“小胖子”。

經工作查證,此人叫劉小龍(化名),三十六歲,山東淄博人。民警前往山東淄博,結果卻撲了個空,當地人說劉小龍好久沒有回家了,他去了哪里,誰也不知道。

  發現“掌眼”

  查清了“小胖子”的真實身份后,專案組先后調查了劉小龍登記的車輛信息和出行情況、住宿賓館情況以及銀行往來賬目等,發現劉小龍頻繁在淄博、武漢、隨州、洛陽、北京等城市間往來。這幾個城市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有較為活躍的文物交易市場。

  “小胖子”十分狡猾,他似乎已得知隨州案發的消息,躲藏了起來。他躲到了哪里?特別是他手上的青銅鼎等二十件文物最后流向了哪里?專案組一直在追查,但好幾個月過去了,卻仍然沒有發現“小胖子”的蹤影。

  就在民警深入追蹤“小胖子”的時候,突然接到義地崗村民的報警:村里來了一伙形跡可疑的陌生人。村民們懷疑這伙人是盜墓賊。有了上次古墓被盜的教訓,村民們提高了警惕,發現可疑情況立即報警。

  這伙人會不會與“小胖子”有聯系呢?民警快速趕到義地崗村,沒有發現這伙人。村民說幾分鐘前那伙人坐著一輛白色無牌照小汽車離開了,可能還沒有走遠。民警立即駕車追趕,在隨州城區一個十字路口追上了那輛無牌車輛,發現車內有三個人。民警就在后面悄悄跟著。那輛車在城里轉了幾圈,之后開到舜井大道香港街,最后在香港街古玩交易市場一店鋪前停下,那三人進了店鋪。

  “你們兩人下車,盡量靠他們近一點兒,看他們在干些什么。我在車上觀察拍照。”專案組民警分頭行動。

  這三人在店里呆了好幾個小時,不知道在談些什么。他們出來后,又上車往義地崗方向開去。出乎民警意料的是,那輛車最后直接開到義地崗一村民家的院子里。

  民警怕驚動了這伙人,就以租房為名從側面打聽,得知這戶人家的主人叫王強,外號“王三”,是本村人。他很少在家里住,無正式職業,經常在城里游蕩,那輛白色無牌照小汽車也是他的。民警還了解到,幾天前,有三個外地人住進了王強家里。民警可以借登記暫住人口的辦法,查清這三個外來人員的身份,但那樣一來有可能打草驚蛇,好不容易發現的線索會就此中斷。因此,專案組決定對王強等人進行暗中觀察。

  第二天,這伙人出了門。這次他們沒有開王強的那輛汽車,而是上了一輛掛襄陽牌照的棕色小汽車。經查,這輛轎車的主人叫王宗新,湖北襄陽人。民警順著王宗新的社會關系查下去,發現和他交往密切的有兩人,一人叫張堅,一人叫彭江濤。

  他們聚集在王強家究竟要干什么呢?在民警遇到這伙人的第五天夜里,這伙人拿著工具到王強家菜園子里挖土。隔著柵欄,距離又較遠,民警看不清這伙人究竟在挖什么,猜測他們可能是在實施盜墓。

  “他們挖掘的地點比較特殊,就在王強家的菜園子里。我們要不要采取行動?”負責現場觀察的民警向專案組領導請示。

  “如果我們現在去抓,他們可以說是挖魚池子什么的。繼續觀察,不要急于行動,也不要靠得太近,以免暴露。”專案組領導指示。

  這伙人挖了一夜,到天亮時才收工,之后回到王強家休息。民警分析這伙人第二天沒有離開,可能盜墓還未得逞,于是就進一步加強監視。沒想到,一連十五天過去了,這伙人一直沒有動靜。難道這伙人不是盜墓賊,或者他們放棄了盜墓行動?民警的忍耐力和判斷力受到極大的考驗。就在第十八天,這伙人終于有了動靜。

  這天上午,王強開著那輛白色無牌小汽車出門,直接把車開到隨州的出城高速路,在收費站附近停下來,好像是要與什么人見面。

  “大家注意觀察,如果跟他接頭的是‘小胖子’,就馬上采取行動。”專案組民警制訂了預案。

  一會兒,一輛河南牌照的黑色轎車駛了過來,駕車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但他不是民警預想的“小胖子”。王強把兩個紙箱子交給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看都沒看就將紙箱放進了黑色轎車的后備廂。之后,兩輛車一個回隨州,一個去了洛陽。

  民警分析,他們可能是在交易或轉運文物。為了查清文物的去向,專案組決定放長線釣大魚,當即兵分兩路,繼續對兩輛車進行跟蹤。

  跟蹤王強的民警發現,王強返回市區后,到商場買了一根又粗又長的金鏈子戴到脖子上。張堅、王宗新等人也發生了較大變化,那就是出入高檔消費場所的次數多了,花錢更大方了。這些情況說明他們盜掘的文物已經出手。跟蹤黑色轎車的民警一路跟到河南洛陽,經查,黑色轎車車主叫馬守峰,五十三歲,河南許昌人。

  201269,馬守峰駕車帶著紙箱子來到了洛陽西工區老文物市場街,最后進入一棟樓房五樓的一戶住宅。民警調查得知,這棟房子是當地某單位的宿舍樓,租住這套房子的是一名武漢人,叫張建中,人稱“武漢張哥”。

  民警對這戶住宅進行暗中監視,發現進出這里的人很多,幾乎每天都有人拎著紙箱子進來,有人拎著紙箱子出去,好像是一個地下文物交易中心。此外,民警還有一個驚人的發現,那就是追蹤了將近一年的“8·28”文物盜竊案的犯罪嫌疑人“小胖子”劉小龍也在這里出現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我們在洛陽發現了‘小胖子’,他和馬守峰都出現在‘武漢張哥’家里。”民警向隨州專案指揮部報告。

  山東的“小胖子”、榮若巨,湖北的李斌、李建新等人組成的盜墓團伙和許昌的馬守峰,湖北的王強、張堅、王宗新等人組成的盜墓團伙,兩個團伙在洛陽的“武漢張哥”那里會合了。專案組民警意識到“武漢張哥”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人物,他的“地盤”和“能量”比山東“小胖子”和許昌馬守峰還要大。

  民警調查得知,張建中四十七歲,武漢市人,籍貫河南,從武漢某儀表廠下崗后,無正式職業,但他卻在武昌南湖某中心地段購置了豪宅。他的妻子長期住在武漢,而他來到河南洛陽,租了這套房子居住。查看其銀行賬戶,經常有幾十萬、上百萬的款項進出。

  種種跡象表明,張建中是一個重要人物。民警對張建中的租住地進行了幾個月的蹲守,發現張建中與各地盜墓者、文物販子交往密切,在他背后有一個巨大的地下文物黑市。在盜墓、倒賣文物的行當里,他顯然處于“掌眼”位置,是盜掘古墓和倒賣文物犯罪活動的幕后推手。

  收網行動

  2012722,北京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襲擊。而那天河南洛陽卻是一個大晴天,當天氣溫高達三十七攝氏度。

  一大早,偵查員就看到一輛嶄新的帕薩特轎車停在張建中租住房的單元門口。開車人上樓后,搬下兩個紙箱子??磥?span lang="EN-US">,他們是在交易文物。

  經查,這輛帕薩特的車主叫劉文勇,湖北隨州人,曾因傷害罪被判刑,2011年刑滿釋放后,一直無工作。他購買的這款帕薩特小轎車市價二十多萬元,與他的收入明顯不符。民警決定對這輛帕薩特進行跟蹤。

  讓跟蹤的民警沒想到的是,這輛車出了洛陽去鄭州,出了鄭州又一路南下,開了十五個小時,于晚上九時許抵達杭州城外。在一個十字路口,一輛尾號為089的轎車在那里等候。雙發迅速交接了紙箱子,然后離開。民警對他們轉運文物的情況進行了秘密拍攝。

  專案組民警先后二十余次趕赴北京、浙江、湖北、河南等地調查取證,經過近一年艱苦的工作,基本上摸清了以武漢人張建中、山東人劉小龍、隨州人王勇為首的三個既相對獨立又緊密聯系的犯罪團伙的情況,查清了二十多名團伙成員的身份,提取了大量犯罪證據。他們長期在湖北隨州、河南洛陽、山東棗莊等地盜掘古墓、倒賣國家珍貴文物。

  2012829日晚,隨州市公安局主要領導聽取了專案工作匯報,認為破案時機已經成熟,決定采取收網行動。隨州市公安局副局長蔡秀國在戰前動員會上說:“打擊文物犯罪,要打準、打狠,不僅要將犯罪團伙成員一網打盡,還要將被盜的文物追回,同時要摧毀支撐倒賣文物犯罪的經濟鏈條。”

  在公安部和湖北省公安廳協調下,隨州市公安局派出五個工作組共五十多名民警,在湖北隨州、武漢、襄陽,山東淄博,廣東深圳,河南鄭州、洛陽、許昌等四省八市統一行動。專案組決定,行動定在92日、3日、4日這幾天,其他幾個省要在洛陽的抓捕行動成功之后才能動手。收網行動成功與否關鍵看洛陽。

  830,隨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副支隊長朱傳銀帶領幾名刑警奔赴河南洛陽,實施對張建中及其同伙的抓捕工作。對于文物案件來說,如果光有文物而主要犯罪嫌疑人到不了案,會影響整個案件的進程,甚至影響到對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及處理;如果光抓到了犯罪嫌疑人而沒有收回文物,那么將無法準確地給犯罪嫌疑人定罪量刑,整個案件就不完美,甚至會功虧一簣。

  張建中租住在洛陽市某機關家屬區內,他在洛陽的活動能量很大,結交的人員很復雜,身邊總有兩三個人伴隨其左右。朱傳銀到洛陽后,通過觀察得知張建中及其同伙每天早晨要匯聚到他的租房內,商量、安排文物交易的事。朱傳銀立即和洛陽市公安局西工分局刑偵大隊取得聯系,并就警力的數量和行動預案同西工同行進行了研究部署。

  93,朱傳銀等人和西工刑偵大隊抽調的十六名警力按照既定方案,早早地來到張建中租住房附近的伏擊地點。上午八時許,跟朱傳銀預計的一樣,張建中在租房內沒有動,馬守峰、劉小龍等幾名犯罪嫌疑人陸續趕到其租房內。

  抓捕行動的時機已經成熟,所有的民警都在等待朱傳銀一聲令下,但是,朱傳銀卻遲遲沒有下達命令。原來,他發現張建中的司機還沒露面。這個時候,是馬上抓,還是繼續等,作為現場的指揮者,是要有耐心和決斷力的。那個司機是張建中的心腹,一天二十四小時跟著他,專門為張建中開車、轉款、送文物,對張建中的情況了如指掌,如果讓他跑了,對本案來說是個不小的損失。朱傳銀和同事們分析,那個司機應該來卻沒有來,可能是有其他事情耽誤了。因此他們決定再等等。

  果然,九點三十分,張建中的司機開著車出現在樓下,等候多時的朱傳銀等人立即上前將其抓獲。司機還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已被戴上手銬。隨即,民警們沖進張建中的房間,將張建中等七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獲??吹經_進來的警察,張建中知道大難臨頭了,他癱坐在椅子上,像泄了氣的皮球。

張建中租住的房間簡直就是一個文物倉庫,六十余平方米的房間內,到處放的是青銅器、陶器,辦案民警共查獲一百四十八件文物,其中有部分文物是從隨州義地崗古墓中盜取的。張建中交代,多數文物是從“小胖子”手中購得的,也有一些是“小胖子”寄存在這里的,讓他幫助尋找買家。

  隨后,隨州警方在武漢公安機關配合下,在武昌南湖花園將張建中的妻子抓獲,在其家中搜出大量文物。專案組在襄陽、隨州的行動中,將王勇、張堅、王宗新、劉文勇等犯罪嫌疑人抓獲。在河南許昌,警方將犯罪嫌疑人馬守峰抓獲,從其家中和店鋪里搜出大量文物。

  王勇交代,他在隨州結識了來自襄陽的張堅、王宗新等人,幾人經常在一起喝酒,張堅、王宗新等一直在策劃盜墓活動。王強在自家菜園里發現古墓后,邀約張堅、王宗新等人來一起挖,盜得青銅鼎等文物,并通過馬守峰倒賣。根據王勇的交代,民警再次奔赴浙江杭州,追回了被倒賣六次的青銅鼎。

  這一仗打得漂亮!專案組連續奮戰十晝夜,一舉抓獲張建中、劉小龍、劉文勇等三個文物犯罪團伙的二十余名犯罪嫌疑人。在案件偵破過程中,專案組緊緊抓住人(犯罪嫌疑人)、錢(資金、賬號)、物(文物)三個關鍵要素,強化對犯罪嫌疑人的訊問,摸清其組織體系、關聯人員、作案過程、文物去向、資金往來,力爭從人到案、從案到人、從人到錢、從錢到物,各個環節都搞得清清楚楚。對收繳的一百五十一組一百九十八件文物逐一進行登記編號,倒賣文物的流向與涉及的犯罪嫌疑人一一對應,從而固定證據,進一步查清犯罪團伙盜掘古墓葬的犯罪事實。警方對犯罪嫌疑人用于文物交易的資金和賬戶依法進行了追繳和凍結,共追繳和凍結涉案資金一千二百余萬元,扣押涉案車輛七輛。

  文物“大鱷”

  張建中不像小說《盜墓筆記》中的主角張起靈那樣古靈精怪,也沒有張起靈那樣謎一樣的身世。他是世俗中活生生的一個人。

  張建中出生在河南省伊川縣。伊川縣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之一,緊鄰十三朝古都洛陽和世界文化遺產龍門石窟,境內有歷史文化遺址三十三處。張建中從小就耳濡目染,了解了許多文物知識。在武漢工作后,他經??次氖窌?span lang="EN-US">,對考古類電視節目情有獨鐘。

  十年前,張建中從武漢某儀表廠下崗后,一直無正式職業。他開始涉足文物市場,最初在武漢的徐東、香港路、硚口等古玩市場淘寶,倒騰一些瓷器、玉器、古錢幣,賺點兒小錢。天資聰穎的他很快自學成為鑒寶行中的“頂級專家”,特別是對青銅器有很深的研究。

  在武漢古玩市場摸爬了一段時間,張建中在文物黑市上以業務水準高、“眼睛毒”而聞名,他看一下照片就能判斷文物的真假、款型及價值,經常有一些地下文物黑市的大買家請他鑒寶,盜墓賊挖到文物后請他鑒定價值、尋找買家,非法倒賣文物的販子請他尋找便宜的、中意的文物。他很快挖到了第一桶金,積累了一定的財富后,武漢的古玩市場已經不能滿足他的胃口了。張建中和老婆商量,決定轉戰文物大市洛陽。于是他在洛陽租房,準備做“大生意”。

  洛陽被稱作“青銅之鄉”,不但出土過歷史上最早的青銅器,出土的青銅器種類也非常齊全,同時,還擁有西周最大的鑄銅遺址。做古玩生意,特別是青銅器生意的張建中因此決定“問鼎中原”。

  張建中的家鄉伊川縣有個葛寨鄉煙澗村,是中國著名的“青銅器之村”。這本是中原地區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村莊,近幾年來卻因為出產高仿青銅器而聞名中國甚至世界。煙澗村在仿古青銅器上大做文章,村里的老藝人和村民們齊心協力,使失傳三千年的金屬冶煉工藝在他們手中重新煥發了光彩。

  煙澗村從事仿古青銅器制作,最早始于一位方姓老人。早在1963,老方經過多次實體雕刻、模具試驗,成功地制作出仿戰國時代的“牛鼻象背銅鏡”。沒想到這件仿古青銅制品,竟讓一位從事考古多年的專家看走了眼,致使老方被當作文物販子請進了公安局,差點兒成了一樁冤案。后來,在老方的帶領下,煙澗村形成了規模龐大的制作仿古青銅器產業。數據顯示,這個村子的專業加工戶有三百多家,從業人員達一千八百余人,年創產值九千余萬元,主要產品有東漢馬踏飛燕、東周天子駕、戰國方鼎、春秋蓮鶴方壺及各種造型的壁掛、仿古臺燈等一千余種。

  一些青銅器專家對煙澗村的青銅器復制工藝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一位專家說:“他們復制的青銅器,不論造型還是紋飾,做得都比較到位,把商周青銅器的神韻顯現出來了,可以說是豫西地區青銅器復制工藝的代表。”煙澗村仿古青銅器在港澳臺地區以及東南亞十分搶手。

  張建中多次到煙澗村參觀,他看到煙澗村許多人家的門頭上都有“仿古青銅器”的招牌,在村中穿行,加工青銅器的磨光機發出的聲響此起彼伏,地上到處擺放著仿古青銅器的半成品。煙澗村村民告訴他,他們依靠網絡,足不出戶,就能把仿古青銅器銷售到世界各地。煙澗村的仿古青銅器已被百余家博物館收藏。

 張建中到洛陽后,開始從煙澗村訂購一些仿制的青銅器到古玩市場倒賣。仿制青銅器是工藝品,不是文物,標明“仿品”或“藝術品”進行買賣,明碼實價,買賣價格高低無可非議。但是,很少有人把這些仿品標明“工藝品”來賣,這些東西進入古玩市場后,被當作古玩來賣,魚龍混雜,讓人真假難辨。

  隨著收藏熱逐年升溫,市場對文物古玩的需求越來越大,各種各樣的民間寶物被挖掘出來,但民間的藏品終究是有限的。于是,有人動起了地下文物的歪腦筋——造假。

  古代青銅器器型雄偉、紋飾瑰麗,在數千年悠久的歲月中積淀了深厚的文化內涵,集極高的文物價值與藝術價值于一身。隨著收藏市場的火爆,近年來國內青銅器的價格一路狂漲,過去曾被走私出境的青銅器正在源源不斷地回流。但同時,由于其仿造所需的生產條件以及工藝并不復雜,所以仿古青銅器成為一些不法之徒獲取暴利的手段,諸如移植、拼接等仿造工藝層出不窮,令收藏家防不勝防。仿古青銅器的數量之多也讓人嘆為觀止,無論古玩店鋪還是小地攤兒,只要是有古董的地方就能見到假青銅器。一位收藏界人士說出實情:現在哪有那么多真東西呢?市場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青銅器古董都是假的。

  青銅器是人們將銅、錫、鉛按一定比例混合在一起鑄造而成的,在其后所經歷的復雜環境中,金屬被氧化,形成了銅銹。銅銹是古青銅器的特征之一,顏色多以綠、藍為主。

  不同地區的土壤中酸、堿含量不同。例如,我國南方出土的青銅器銹蝕的程度較北方的嚴重,人們常將南方地區出土的銹蝕較重的青銅器稱為“水坑貨”。銹蝕在形成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經受復雜環境中各種物理、化學的作用,如污染、風化等,在這些復雜環境的長期交替影響下,古青銅器會形成一種獨特的風貌。這些相對穩定的銹蝕是青銅器數千年與環境相互影響的產物,呈現出和諧的自然美,也是其飽經滄桑的象征。它們不僅能反映出青銅器的原料組成,還記錄著青銅器與環境“相處”的漫長歲月中的各種信息,專家們可以通過銹蝕的分布、形態、顏色、光澤等來判斷青銅器的真偽。因此,為仿品上銹是現代青銅仿古工藝中非常關鍵的一道工序,銹蝕仿造的相似程度,直接決定仿造是否成功。而仿造者也會想盡辦法來仿古銹,常見的有以下幾種——

  “種植銹”:將酸、堿、鹽等各種化學藥品摻入金屬粉涂抹到仿品表面,然后再埋到土里來“種植”偽銹?;蛘邔游锬蛞?、糞便或農用化肥與泥土混合,涂抹到仿品表面后埋到土里。

  “膠著銹”:用膠水、松香、白芨漿、清漆等膠狀物調配各種礦石粉、顏料,涂抹到銅器上。

  “燒熔銹”:將調制好的礦物顏料在銅器表面燒熔,這些被熔化的顏料在降溫后凝固在青銅器的表面。

  “電鍍銹”:用電鍍技術在青銅器表面鍍“水銀皮”或“黑漆古”等。

  “移植銹”:將古青銅器上的真銹移植或鑲嵌到仿品表面,再用上述的各種方法組合做銹。

  盡管做假銹的方法五花八門,但不外乎物理上銹、化學上銹兩類。不過,做銹畢竟與古青銅銹存在根本的區別,如果用顯微鏡或其他儀器來分析,區別會更明顯。假的終究是假的,假東西難以賣出高價格。如果假東西賣出的價格太離譜,被識破了,就會有人找上門來,后果可能更嚴重。

  張建中在經營仿古青銅器的同時,也從事真青銅器的倒賣。作為文物收藏界的“專家”,許多人找他鑒定文物,他從而擁有了定價權,同時他也認識了各種各樣的人,有收藏文物的愛好者、倒賣文物的商人,當然也有盜墓團伙的成員。他逐漸成為文物犯罪活動的組織者。

  “真正的文物來自地下,地下挖出來的肯定是真的。”一個文物販子說。

  按照接近盜墓賊一端價格低,遠離盜墓賊一端價格高的原則,在文物黑市上,陜西西安、河南洛陽、湖北隨州出土的文物賣價低于北京、上海、廣東,國內文物的價格低于國外的賣價。以青銅器為例,一件三級文物,在隨州幾萬元就可以買到,從盜墓賊手里直接收購價格則會更低,但出了隨州價格就翻一番,到了北京、上海、廣州,價格會再次上漲,如果出了國境,進入東南亞或歐美拍賣市場,價格會飆升十到二十倍。

  為了將“生意”做大,張建中專門物色了一批眼線,相當于盜墓行當的“支鍋”。這些眼線(“支鍋”)長期住在出土文物較多的河南洛陽、鄭州、許昌,湖北隨州等地,隨時將各地的盜墓信息報告給他,由他決定對何種文物進行收購。同時,由他聯系北京、上海、廣東等地的“大買家”,將收購的文物倒賣出去。

  擁有定價權的張建中頗有人氣,有很多中介給他提供線索,一些人也把文物存在他家里,由他幫著賣。幾年下來,他已成為聞名全國的地下文物黑市大佬級人物,操控著河南、湖北等九省二十個地市的地下文物交易,江湖人稱“武漢張哥”。

  2009年秋,張建中從武漢到荊州,經人介紹,以六十萬元的價格從一文物販子手里購得一件西漢時期的青銅鼎,后經專家鑒定該青銅鼎為國家一級文物。

201011,一山西汾陽的文物販子給張建中打電話,說汾陽某村出了兩件青銅器。張建中讓對方通過手機將青銅器的照片給他發過來,他看了照片之后,通過銀行轉賬以五十萬元的價格將兩件青銅器購買下來。之后經專家鑒定,這一組兩件青銅器為國家二級文物。

  20115,一個廣州人給張建中發彩信讓他看一件文物,張建中轉賬五萬元,廣州人就將這件文物快遞給他。經鑒定,這件文物為國家三級文物。

  20124,犯罪嫌疑人王宗新、王強、張堅等人在隨州古墓中挖出一件青銅鼎,馬守峰來隨州收購,后馬守峰修補好了這只青銅鼎,并賣給了張建中,張建中又交給劉小龍代賣。后經鑒定,這件青銅鼎為國家一級文物。

  20123,張建中在襄陽以五十五萬元的價格買下一件青銅鼎,后以七十五萬元的價格將這件青銅鼎出手,經過層層轉賣,最后這件青銅鼎以一百萬元的價格被一個浙江人收購。經鑒定,這件青銅鼎就是盜墓賊在隨州古墓盜得的“曾侯寶鼎”,為國家一級文物。

  張建中通過倒賣文物聚斂了大量財富,他除了倒賣國家珍貴文物,還倒賣文物贗品,據說其一批文物贗品賣出了一千萬元。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人氣越來越旺,觸角延伸到許多省份。

  按照收藏行當的話說,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張建中也有“打眼”(指看錯文物)的時候,也有被別人騙過的經歷,還曾遭人綁架。

  警方對他洛陽的住宅進行搜查,清點文物時,要他幫忙將文物包裝起來。他一邊將文物打包,一邊嘆息:“完了,完了。”

  曾侯寶鼎

  隨州警方將“8·28”專案涉案文物從各地安全運回隨州,并與文物管理部門合作,在隨州博物館地下室設置“5·8”專案涉案文物展示廳,臨時保管存放。

  201210,國家文物局專門派出由前國家博物館常務副館長、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朱鳳瀚帶隊的由七名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組成的文物專家工作組來到隨州,對涉案文物進行復核和鑒定。

  “5·8”專案涉案文物共一百九十八件,全部放在特制的文物展示架上,占據了一整間展廳。七名國家級文物專家看到這批文物,驚嘆不已。

  經專家組鑒定,此次涉案的文物中,共有國家一級文物八件、二級文物二十六組三十六件、三級文物七十一組一百零四件、一般文物四十六組五十件。其中有春秋早期、中期和西漢時期的青銅鼎、青銅簋、青銅錯銀矛鐓等一級文物,還有西周中期、晚期和戰國時期的青銅簋、青銅尊、青銅戈、青銅羊燈、青銅盆等二級文物。這些文物中,涉及隨州的共二十一件,其中一級文物四件,都是在曾都區義地崗盜掘的。

  專家們表示,此次追回的文物數量之多、價值之高,實屬罕見。很多文物上有銘文,紋飾很有特色,既有長江流域的,又有黃河流域的,部分文物為目前國家出土文物中不曾有過的,無論是整體還是個別,都是稀世珍寶。此次追回的文物,為整個商、周和春秋戰國時期青銅器研究提供了更多的實物依據。而且,此次追繳的文物中僅三級文物的價值就達億元以上,國家一級、二級文物為國家珍寶,其價值更是無法估算。

  “5·8”專案的文物編號中,第八號文物是一只青銅鼎,該青銅鼎為敞口,淺腹,底近平,有兩長方形附耳(附耳內殘留范鑄紅陶土),三素面蹄足,口沿下飾一周夔龍紋,夔龍紋下一周凸弦紋,腹部素面,刻有“曾侯寶”字樣的銘文。經文物專家鑒定,該青銅鼎時代屬春秋早期,為國家一級文物。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黃鳳春介紹,這只青銅鼎上的銘文說,某年某月某日,曾侯寶請了上等的金屬,制作了這只鼎器。因此文物專家認定,此青銅鼎為“曾侯寶鼎”,出土此鼎的墓的主人為曾侯寶。

  此前,曾侯乙墓中發掘出的編鐘成為湖北省博物館的鎮館之寶。曾侯乙墓是戰國初期曾國國君乙的墓葬。文獻中對曾侯乙的先人曾侯寶有記載,但一直沒有文物印證。2011,湖北對隨州葉家山古墓群進行發掘,出土文物證實那座古墓是曾侯諫墓,曾侯諫比曾侯乙要早五百年。這次發現刻有“曾侯寶”銘文的鼎,證實了曾侯寶的存在。曾候寶比曾侯乙早兩百到三百年,正好填補了這個時期的研究空白。

  “5·8”特大盜掘古墓、倒賣文物案破獲后,公安部、湖北省公安廳、隨州市政府先后發來賀電和嘉獎令。湖北省省長助理、省公安廳廳長曾欣等領導專門作出批示,肯定該案的偵破工作。

  201211,為了加大宣傳力度,提高文物保護意識,隨州市在該市博物館專門開設了“5·8”專案追繳文物展示廳和展板,供市民參觀。

  (文中部分涉案人員為化名。照片由作者提供)

 

 

英超直播360高清直播 f1最快速度能达到多少 多乐彩怎么玩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奖 安徽体彩11选5一定牛 四川省体育彩票网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 30选5今天开奖号168期 22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开奖号码 平特一肖研究规律